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meituisiwa

2020作者:admin

气温渐低,今年的冬季肯定会如约而至

每一年的腊月,都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月份,而辛劳工作了一年的人们也会开始准备只有在冬天才能制作的美食

既是慰劳自己一年的辛劳,也是因为这是祖辈传习下来的

这样的习俗延续了一代又一代,时过境迁,准备的食物已变得纷繁复杂,可是那传统的制作却依旧不变,那边是——腊味

提到腊味,就不得不说说屯堡腊肉、香肠了,似乎少了这两样传统食物,便没有了冬天的味道;腊月每至,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做腊肉,灌香肠,熏烤放置,等待着时间推移带来的美味,在屯堡人的心里,有了腊味才能算是有了冬天的味道

这种充满了浓浓乡情的食物,到底是什么时候兴起的,已无从考证

有人说曾经的安顺城,百姓生活富庶,六畜兴旺,猪肉除屠宰出售外,尚有剩余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一个村民把剩余的猪肉用食盐铺撒面上meituisiwa,次日又将用盐腌制了一夜的猪肉用绳吊挂起来,时值冬至,连日大雪,无法出门,那户人家便将腌制的猪肉取下煮食,却发现味道不同一般,咸香可口

从此,用盐腌制猪肉成腊味的工艺便流传开来

但是绝大部分说法都是源于600多年前的大明朝

征战沙场的日子,食物的保存是不易的,但是先人们的智慧不容小觑,他们将肉类腌制烘干,这样就便于携带又能储存很长时间,久而久之就成了——腊味

记忆中腊味的制作,是父亲教予我的,每到腊月初期,父亲便会挑一个清晨去赶场,在集市买上几十斤的上好猪肉,准备着一个大盆,猪肉全数放入盆中加上各种香料跟酱料腌制猪肉,然后在家门口旁边搭一个简易的棚子,弄一点松木生火,再把腌制好的猪肉放置在早已准备好的熏架上,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熏烤着,而幼时的我和弟弟两人,总喜欢坐在棚子边,趁着大人不注意用刀割下点肉,放在火上烤着吃,那幼时上海期货开户的欢乐随着我们的长大而成为了一种回忆

除了腊肉,还有香肠

肥瘦相宜的猪肉搅碎,搭配上各种香料的组合,再灌入肠衣,一个长度一个节,再在肠衣上扎上分布不均的小孔,让香肠中的空气排出,从而不影响口感,跟腊肉放置一起熏烤,待到松木跟炭火的味道深入到腊肉跟香肠之中时,再挂致风干后,便可尽情的开始享受这充满浓浓年味的美食

在屯堡人看来,腊肉香肠就像是一对连体食物一般,缺一不可;切好腊肉香肠放于一盘,猛火清蒸,不加一点佐料,待到腊肉入口即化,香肠爽脆弹牙关火取出,一盘肥而不腻,咸香可口的腊肉香肠便出锅了,一片腊肉搭配这一块香肠,放入嘴中那种满足的感觉便在一瞬间升腾

腊味的制作也预示着一年的辛劳即将结束,迎来一个更美好的一年,无论这一年是过好了还是没过好,那酸甜苦辣便在这蒸腾的蒸汽中化解开来,回顾这一年的辛劳之后,也会期盼来年的顺顺利利,这就是食物带给人们的

食物不仅是我们生存的所需,也承载了我们的记忆跟情怀,家乡的食物伴随着我们一生,从出生到长大,历经岁月变迁儿时看到的场景渐渐模糊,但是那记忆中的味道却能够伴随一生,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尝到了这味道,便会知道这才是家的味道

文/Mr.憨逗编辑/亭亭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meituisiwa